首页深圳房产网欢迎您
您的位置:深圳资讯

从东莞女工到职场白领,她奋斗12年终在深圳买房_湃客_澎湃新闻-ThePaper




杨姐说道:“在过去的十年,我一直都在走,那种感觉就样子在过独木桥,不敢回头。有时候以为怎么都熬不过去了,走发现,自己已经咬着牙走了较远。”


故 事 苦练 精研 生 精研 作

第 81 篇

深圳的夏天其他城市来得早一些,四月蝉鸣已经此起彼伏,寒冷的天气反而为刚经历疫情的国人增加了动力。两个月颗粒无收后,杨姐重新忙碌一起,小区放开了参观者接待,杨姐一人运营的500人买房客户群,又重新活跃一起。

跟往常一样,每天一早杨姐都会在群里更新精选房源和政策变化解读等信息。还是那个我熟知的杨姐,勤劳,肯干,惹人心疼,也惹人爱。

我私信她:“姐,你又挺过去了一道难关。”

杨姐回:“关关伤心,关关过,邀请你来我的新家做客。”

我带上一瓶好酒就出发了,一路上杨姐曾经描写的那些过往,如电影画面一般缓缓进行。

我在做东莞做女工

杨姐是湖南大山里出来的辣妹子,家庭贫穷不能把上学的机会让给弟弟,刚满18岁,杨姐就回来舅舅去了东莞,入电子厂做女工。培训完结后,杨姐被决定去贴条形码。车间有1000多平方米,杨姐的容身之处只是流水线上相同的一小段。

从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到四十出头的中年妇女,女工们的年龄跨度相当大,大家穿蓝白相间的工服,习惯开些下流的笑话,初来乍到的杨姐到底不谙世事,多少有些格格不入。

“最让我难过的是浴室。” 杨姐说,“宿舍的洗澡间是跟厕所连在一起的,乳白的瓷砖上贴着代孕广告,女工们赤条条地站在没遮挡的小隔间里洗澡。”她每晚都会在凌晨等到洗澡间没有人了,躲进最里面的小隔间,洗去一天的疲惫。

每天下班的时候,男工们就浩浩荡荡地从女工宿舍前吹哨走到。潮湿空气中氤氲着暧昧的气味。杨姐年轻、面容姣好,小伙子们怎么会不讨厌呢?

刚开始,杨姐假装看不到、听不到他们抛来挑逗,“可是日子幸了,想想不过也是找个相互安慰的人罢了,便不再独来独往了。”杨姐跟一个车间的运维工好上了,年长的她看什么都实在幸福,天真地以为自己找到了挚爱,没承想这个运维工诱骗她去夜总会兼职,说一晚上工资比老老实实上一个月班赚多,好在杨姐遭受寄居了“赚快钱”的欲望,勇气拒绝了。

杨姐说,那天,她躲在宿舍里大哭了一个晚上,不是因为被骗失恋,也不是因为工作太难,而是那种中出灵魂的赤裸裸的惧怕,让她泣不成声。我无法通过现在干练、忠诚的杨姐,想象曾经的她,旧时光被封存得严严实实锁在记忆的高阁里。

可我想,她应该是记得的,记得那个时候的无助和恐惧,忘记抱着被眼泪浸泡浮的被单大哭的自己。

杨姐是那种骨子里不愿服输的人,就是大哭也只容许自己大哭一次,长年累月的重复工作压不塌她、困不了她。只要有机会,杨姐就不会毫不犹豫地抓住。


2010年,淘宝大火,同宿舍的刘媛拉杨姐屋苑一起去了广州“电商创业”。白马服装批发市场是杨姐认识广州的第一个地方,它像一个庞然大物躺在车水马龙的老广州城里。市场里的空气夹杂汗水和钞票的味道,在这里人们忙碌得可以忘记时间。

杨姐出租金,刘媛花钱进口商,满腔热血也风风火火,为了节省租金,两个人在仓库打地铺。

问题很快就暴露了,杨姐说:“我们对流量运营一窍不通,网店根本无人问津,页面参观者数、跳出率、sku数,一堆错综复杂的数据,对于只在车间贴条码的我们来说,太陌生了。”

仓库很快就货满为患,上下九的铺面不是入不敷出的她们承担得起的。杨姐说:“我们尝试过在繁盛的人行天桥摆地摊,城管一来,被追得满大街跑完,被捉到,罚款一次比我一个月的伙食费还要多。我脸上的斑,估算都是那会儿在天桥上晒太久导致的。”

利益面前,人作鸟兽散,仓库租金到期后,两个人实在撑不下去了,刘媛跟着男朋友回老家了,杨姐则留了下来,在上下九的凉茶店当服务员。因为服装生意的关系,杨姐认识了很多平台商家,也熟悉“黑产”的操作流程,便兼职做起了“网拍”的工作,非常简单来说就是老大淘宝店主刷单。“好的时候一条评论可以挣40块钱,”杨姐说,“活下来,首先是活下来。”

人就像弹簧一样,生活的重任压到你几乎都没有空隙的时候,要么超负荷失去弹性,要么绝地反击,而杨姐是后者。


2014年是杨姐人生中的最重要拐点,那一年,东莞丑闻谋反,杨姐求职房地产企业成功,转战深圳。

我还依稀记得,杨姐在给我想起这段故事的时候激动的样子。“入职那天晚上,我激动得睡不着觉,我想要我终于成为电视剧里上班族的模样,说一起也是有五险一金的人了,”杨姐说,“有了每个月固定的收益,尽管底薪很少,但有一个工卡挂在胸前,被太阳一照明晃晃的,着实让我开心了好久。”

2014年深圳房价开始疯涨,杨姐也却是赶上了入行的好时候,但杨姐初来乍到,没熟悉的朋友,也缺少可靠的人脉资源,工作开展得并不顺利,这些对销售从业者来说都是枪伤,杨姐唯一能够拿出手的是“一腔孤勇”。

“发传单,去大街上寻找潜在客户”,她一做就是半年,深圳毒辣辣的太阳,喷火一般炙烤着大地,每晚到家,浑身被汗水曝晒,双脚又肿又胀。

杨姐调侃:“替客户买几百万的房,晚上住的却是月租几百块的上下铺,我住八人间,夜深人静的时候可以听见白蚁咔嚓咔嚓咬噬木头的声音。”

半年过去了,杨姐一套房也没卖出去。经验丰富的老销售经常在她带客户看房时半途劫单。更糟糕的是,很多人心存侥幸理掩饰联合报情况,结果就是杨姐辛辛苦苦维护客户几个月,临门一脚的时候贷款申请人银行不批,会识人让她吃了很多哑巴亏。

陈慧娴快一年,杨姐髯了20斤,依然迟迟没开单,每个月1200块的底薪让她的经济状况比之前做女工的时候还差。杨姐说道她不会随身携带两个笔记本,一个用来记账,以便利自己合理分配自己的支出,另一个用来记录房源和客户信息,她会在不吃盒饭的间歇和晚上躺在床上睡觉时背诵这些信息,像极了校园里力战高考的好学生,在等待大考。

很多营销大号不止一次写过,“很多时候,光努力是没用的”,听起来样子是一句太丧的毒鸡汤,但事实往往如此。人在泥潭里挣扎的时候是必须有贵人纳一把的,李大海恰到好处地充当了这个角色。


李大海是入行多年的老销售了,戴黑框眼镜,光头,身材微微发福。当他向杨姐传达爱意的时候,杨姐并没有拒绝接受。“我必须一个人带我入门,甚至共享资源,尽管我不爱他,但这样也没关系,他可以帮我带给我爱的其他东西,这就足够了。”人要对自己多狠心,才能强制自己去接受并不喜欢的人和事?

在一起之后,杨姐开始跟李大海因应一起做房地产销售工作,通过这种操作者,杨姐共享了李大海多年经营的客户资源,在李大海身边,她摸清了房屋销售中的很多套路和可操作者的空间,学会了投机取巧,也学会了狡兔三窟。进第一单那天,杨姐和李大海一起下馆子庆典,白石洲城中村里大排档热热闹闹、熙熙攘攘,杨姐猛喝了一口啤酒,酸涩的气泡在胃里翻涌一起,堵在喉咙,眼睛不自觉地湿润了。

从那以后,杨姐的销售工作越来越顺畅,也显得越来越辛苦,“那时候深圳不动产注册中心还没有实现电子化,需要抢走号办理手续,疯狂程度一点也不亚于春运抢火车票。我们为了防止客户萎缩不得不通宵排队抢走号,我跟大海一人分列上半夜,一人排下半夜。”

好在这些生吞下去的厌都有了报酬,因为诚信可信,李大海和杨姐的销售工作一路红火,最忙的时候,一个晚上可以投四个单,杨姐连续三个季度被选为门店 “销售之星”,杨姐说道:“这是爱情的开销。”

“我年长的时候把性欲写在脸上,在频密挫败之后,学会了蛰伏,学会了巧取而非豪夺,学会了行事费劲心思,脸上不动声色。”说不上这样是好还是不好,但杨姐说,她不后悔。累积了三年,从原来的陌生人获客,到熟人介绍,在培养了自己的稳定的获客渠道后,作越来越顺利,每个月的收入有了极大的进步,偿还了家里欠下的债务。杨姐就和李大海分开了:“虽然多少对大海有些不公平,但也只能是不公平了。”

杨姐说道:“在过去的十年,我一直都在往前走,那种感觉就样子在过独木桥,不敢走。有时候以为怎么都熬不过去了,回头发现,自己已经咬着牙走了很远。”


去年9月,杨姐接待了一个在腾讯工作的客户,老家在贵州雷山县,是典型的靠读书上学改变命运的那一类人。获得房产证的时候,这位客户告诉他她,自己“这一辈子都在通过城市的变迁改变自己阶级”。

就是这一句话,让杨姐如梦初醒,多年闯荡的记忆在脑海中翻涌。她忽然找到这么多年来,自己战战兢兢一步步往前走,却从未想过为自己谋划一个看得见的未来。

杨姐终于决定买房。

卖房6年,杨姐第一次为自己看房,就如同老师教不了自己的小孩,医生无法给自己做手术一样,杨姐烂熟于心的选房技巧,在自己身上几乎失去了效用。11月的深圳还是炎热难耐,杨姐一天看四个小区,不同户型零零散散加一起也有十几套,看完了坐在快餐店里点一份鸡蛋肠粉,就开始计算出来各套房源的首付和月可供情况。

杨姐说道:“我那时候特别渴求有一个人可以跟我商量,我期盼有人告诉我,这个小区不行,哪怕他的判断并不准。”可是没这样一个人,这么多年过去了,所有重要时刻,都是杨姐自己一个人面对,自己做决定。

“最后我中选了一个不需要中介的新楼盘,获得红本的那天,刚好是我生日,晚上不吃蛋糕的时候我什么心愿都没许,我应该风骨了吧。”

广漂十二年,依旧囊中羞涩,但杨姐拼尽了全力,在龙岗买了自己的小房子,有了城市户口,独在异乡,不再是“异乡人”。


微信前往杨姐家,要从南山到龙岗,几乎穿过了整个深圳,鼓下车窗,郁郁葱葱的景观树被风得簌簌作响,在夕阳的照耀下,飞速向后掠去。

下车的时候,杨姐已经在小区门口等候我多时了。

我在杨姐的带领下,参观了她的新居。“翻新的时候我拒绝了木地板,因为惧怕白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咔嚓咔嚓咬噬木头的声音;买了一盏透亮的大灯,因为住了这么多年出租屋,只有昏黄的壁灯;窗户用的是落地窗,之前住过的阁楼,小小的天窗让我透不过气,还有……还有……”整个房子的设计都是她自己已完成的,说道到这里她不自觉漏出了一丝害羞来:“是不是有点不伦不类?”

怎么会?有人一开始就已经车站在了峰顶,而杨姐每上一步都是那样艰辛,一路走来,百转千回,长久努力,终于取得报酬,换回做是我,只会充满自豪和符合。

离开的时候,挥手跟杨姐告别,车开出去很近,我回看,杨姐一直笑盈盈地站在树荫下,目送我离开,一如我第一次跟她道别的时候。

那天,我是她的客户,她是带上我看房的中介。

原标题:《从东莞女工到职场白领,她奋斗12年终在深圳买房》

阅读原文

原创 竹夭姐 我们是有故事的人- 职 业 故 事 -杨姐说道:“在过去的十年,我一直都在走,那种感觉就好像在过独木桥,不敢走。有时候以为怎么都熬不过去了,回头发现,自己已经咬着牙回头了较远。”故 事 苦练 习 生 习 作第 81 篇深圳的夏天其他城市来得早一些,四月蝉鸣已经此起彼伏,炎热的天气反而为刚经历疫情的国人增加了动力。两个月颗粒无收后,杨姐重新辛苦起来,小区放开了参观者接待,杨姐一人运营的500人买房客户群,又重新活跃起来。跟往常一样,每天一早杨姐都会在群里更新精选辑房源和政策变化理解等信息。还是那个我熟悉的杨姐,勤俭,肯干,惹人心疼,也惹人爱。我私信她:“姐,你又挺过去了一道难关。”杨姐回:“关关伤心,关关过,邀你来我的新家做客。”我拿着一瓶好酒就抵达了,一路上杨姐曾经描写的那些过往,如电影画面一般缓缓进行。我在做东莞做女工杨姐是湖南大山里出来的辣妹子,家庭贫穷只能把上学的机会让给弟弟,年仅18岁,杨姐就跟着舅舅去了东莞,入电子厂做女工。培训结束后,杨姐被安排去贴条形码。车间有1000多平方米,杨姐的容身之处只是流水线上固定的一小段。从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到四十出头的中年妇女,女工们的年龄跨度相当大,大家穿蓝白相间的工服,习惯开些粗俗的玩笑,初来乍到的杨姐到底不谙世事,多少有些格格不入。“最让我难过的是浴室。” 杨姐说道,“宿舍的洗澡间是跟厕所连在一起的,乳白的瓷砖上贴满代孕广告,女工们赤条条地站在没遮盖的小隔间里睡觉。”她每晚都会在凌晨等到洗澡间没人了,躲进最里面的小隔间,洗去一天的疲乏。每天上班的时候,男工们就浩浩荡荡地从女工宿舍前吹哨走到。潮湿空气中氤氲着暧昧的气味。杨姐年轻、面容姣好,小伙子们怎么会不讨厌呢?刚开始,杨姐假装看到、听将近他们抛来挑逗,“可是日子幸了,想来不过也是去找个相互安慰的人罢了,便不再独来独往了。”杨姐跟一个车间的运维工好上了,年轻的她看什么都实在幸福,天真地以为自己找到了挚爱,没承想要这个运维工收买她去夜总会全职,说道一晚上工资比老老实实上一个月班挣得多,好在杨姐遭受住了“赚到快钱”的欲望,勇气拒绝接受了。杨姐说道,那天,她躲在宿舍里哭了一个晚上,不是因为骗失恋,也不是因为工作太难,而是那种中出灵魂的赤裸裸的害怕,让她泣不成声。我无法通过现在干练、坚定的杨姐,想象曾经的她,旧时光被报废得严严实实锁住在记忆的高阁里。可我想要,她应该是忘记的,记得那个时候的绝望和恐惧,忘记抱着被眼泪洗净透的被单大哭的自己。杨姐是那种骨子里不愿服输的人,就是哭也只允许自己大哭一次,长年累月的重复工作压不垮她、困不住她。只要有机会,杨姐就会毫不犹豫地逃跑。活下来,首先是活下来2010年,淘宝大火,同宿舍的刘媛拉杨姐屋苑一起去了广州“电商创业”。白马服装批发市场是杨姐认识广州的第一个地方,它像一个庞然大物躺在车水马龙的老广州城里。市场里的空气夹杂汗水和钞票的味道,在这里人们忙碌得可以忘记时间。杨姐出租金,刘媛花钱进口商,满腔热血也风风火火,为了节省租金,两个人在仓库打地铺。问题很快就暴露了,杨姐说:“我们对流量运营一窍不通,网店显然无人问津,页面参观者数、跑出亲率、sku数,一堆错综复杂的数据,对于只在车间贴条码的我们来说,太陌生了。”仓库很快就货满为患,上下九的铺面不是入不敷出的她们承担得起的。杨姐说:“我们尝试过在繁华的人行天桥摆地摊,城管一来,被追得满大街跑完,被抓到,罚款一次比我一个月的伙食费还要多。我脸上的斑,估算都是那会儿在天桥上晒太久导致的。”利益面前,人作鸟兽散,仓库租金到期后,两个人实在撑不下去了,刘媛跟着男朋友回老家了,杨姐则拔了下来,在上下九的凉茶店当服务员。因为服装做生意的关系,杨姐了解了很多平台商家,也熟知“黑产”的操作流程,便兼职做起了“网拍”的工作,简单来说就是帮淘宝店主翻单。“好的时候一条评论可以挣40块钱,”杨姐说,“活下来,首先是活下来。”人就像弹簧一样,生活的重任压到你几乎都没空隙的时候,要么超负荷失去弹性,要么绝地反攻,而杨姐是后者。瘦了20斤,却依然迟迟没有开单2014年是杨姐人生中的重要拐点,那一年,东莞丑闻谋反,杨姐求职房地产企业成功,进军深圳。我还依稀记得,杨姐在给我说起这段故事的时候激动的样子。“入职那天晚上,我兴奋得睡不着觉,我想要我终于成为电视剧里上班族的模样,说起来也是有五险一金的人了,”杨姐说,“有了每个月固定的收入,尽管底薪很少,但有一个工卡挂在胸前,被太阳一照明晃晃的,着实让我开心了好久。”2014年深圳房价开始疯涨,杨姐也却是赶上了陈慧娴的好时候,但杨姐初来乍到,没熟知的朋友,也缺少可靠的人脉资源,工作积极开展得并不顺利,这些对销售从业者来说都是枪伤,杨姐唯一能够拿出手的是“一腔孤勇”。“发传单,去大街上找寻潜在客户”,她一做就是半年,深圳毒辣辣的太阳,喷火一般炙烤着大地,每晚到家,浑身被汗水浸湿,双脚又肿又胀。杨姐自嘲:“替客户卖几百万的房,晚上住的却是月租几百块的上下铺,我住八人间,夜深人静的时候可以听到白蚁咔嚓咔嚓咬噬木头的声音。”半年过去了,杨姐一套房也没卖出去。经验丰富的老销售经常在她带上客户看房时半途劫单。更糟糕的是,很多人心存侥幸理掩饰征信情况,结果就是杨姐辛辛苦苦维护客户几个月,临门一脚的时候贷款申请人银行不批,会诸法人让她吃了很多哑巴亏。陈慧娴快一年,杨姐髯了20斤,依然迟迟没开单,每个月1200块的底薪让她的经济状况比之前做到女工的时候还差。杨姐说她会随身携带两个笔记本,一个用来记账,以方便自己合理分配自己的支出,另一个用来记录房源和客户信息,她不会在吃盒饭的间歇和晚上躺在床上睡觉时诵读这些信息,像极了校园里力战高考的好学生,在等待考试成绩。很多营销大号不止一次写出过,“很多时候,光希望是没有用的”,听得起来样子是一句太丧的毒鸡汤,但事实往往如此。人在泥潭里挣扎的时候是需要有贵人拉一把的,李大海恰到好处地当作了这个角色。我必须男朋友的资源李大海是入行多年的老销售了,戴着黑框眼镜,光头,身材微微发福。当他向杨姐传达爱意的时候,杨姐并没有拒绝。“我必须一个人带我入门,甚至共享资源,尽管我不爱他,但这样也没有关系,他可以老大我带来我爱人的其他东西,这就充足了。”人要对自己多狠心,才能强制自己去拒绝接受并不讨厌的人和事?在一起之后,杨姐开始跟李大海配合一起做到房地产销售工作,通过这种操作,杨姐共享了李大海多年经营的客户资源,在李大海身边,她摸清了房屋销售中的很多套路和可操作者的空间,学会了投机取巧,也学会了狡兔三窟。开第一单那天,杨姐和李大海一起下馆子庆典,白石洲城中村里大排档热热闹闹、熙熙攘攘,杨姐猛喝了一口啤酒,酸涩的气泡在胃里翻涌起来,木栅在喉咙,眼睛不自觉地湿润了。从那以后,杨姐的销售工作越来越顺畅,也显得越来越艰辛,“那时候深圳不动产登记中心还没有构建电子化,需要抢号办理手续,疯狂程度一点也远不如春运抢走火车票。我们为了防止客户萎缩不得不通宵排队抢号,我跟大海一人排上半夜,一人排下半夜。”好在这些生吞下去的苦都有了报酬,因为诚信可靠,李大海和杨姐的销售工作一路红火,最忙的时候,一个晚上可以签四个单,杨姐倒数三个季度被选为门店 “销售之星”,杨姐说:“这是甜蜜的开销。”“我年轻的时候把性欲写在脸上,在频繁挫败之后,学会了潜伏,学会了巧取而非豪夺,学会了行事费劲心思,脸上不动声色。”说不上这样是好还是不好,但杨姐说,她不后悔。积累了三年,从原来的陌生人获客,到熟人介绍,在培育了自己的稳定的获客渠道后,作越来越顺利,每个月的收益有了巨大的飞跃,偿还了家里欠下的债务。杨姐就和李大海分离了:“虽然多少对大海有些不公平,但也不能是不公平了。”杨姐说:“在过去的十年,我一直都在往前走,那种感觉就样子在过独木桥,不敢回头。有时候以为怎么都熬不过去了,回头找到,自己已经咬着牙走了很远。”独在异乡,不再是“异乡人”去年9月,杨姐接待了一个在腾讯工作的客户,老家在贵州雷山县,是典型的靠读书上学改变命运的那一类人。拿到房产证的时候,这位客户告诉她,自己“这一辈子都在通过城市的变迁转变自己阶级”。就是这一句话,让杨姐如梦初醒,多年闯荡的记忆在脑海中翻涌。她忽然找到这么多年来,自己战战兢兢一步步走,却从未想过为自己谋划一个看见的未来。杨姐终于要求买房。卖房6年,杨姐第一次为自己看房,就如同老师教没法自己的小孩,医生无法给自己做手术一样,杨姐烂熟于心的选房技巧,在自己身上完全丧失了效用。11月的深圳还是寒冷难耐,杨姐一天看四个小区,不同户型零零散散加一起也有十几套,看完坐在快餐店里点一份鸡蛋肠粉,就开始计算各套房源的首付和月可供情况。杨姐说道:“我那时候特别渴求有一个人可以跟我商量,我盼望有人告诉他我,这个小区敢,哪怕他的判断并不许。”可是没有这样一个人,这么多年过去了,所有重要时刻,都是杨姐自己一个人面临,自己做要求。“最后我选了一个不需要中介的新楼盘,拿到红本的那天,刚好是我生日,晚上吃蛋糕的时候我什么愿望都没许,我应该知足了吧。”广漂十二年,依旧囊中羞涩,但杨姐拼尽了全力,在龙岗买了自己的小房子,有了城市户口,独在异乡,不再是“异乡人”。结语打车前往杨姐家,要从南山到龙岗,几乎穿越了整个深圳,鼓下车窗,郁郁葱葱的景观树根被风吹得簌簌作响,在夕阳的照亮下,飞速向后掠去。下车的时候,杨姐已经在小区门口等候我多时了。我在杨姐的率领下,参观了她的新居。“装修的时候我拒绝了木地板,因为惧怕白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咔嚓咔嚓咬噬木头的声音;买了一盏透亮的大灯,因为住了这么多年出租屋,只有昏黄的壁灯;窗户用的是落地窗,之前寄居过的阁楼,小小的天窗让我透不过气,还有……还有……”整个房子的设计都是她自己已完成的,说到这里她不自觉漏出了一丝羞涩来:“是不是有点不伦不类?”怎么会?有人一开始就已经车站在了峰顶,而杨姐每上一步都是那样艰辛,一路走来,百转千回,长久希望,终于获得回报,换回做是我,只不会充满骄傲和符合。离开了的时候,挥手跟杨姐告别,车开出去很近,我回看,杨姐一直笑盈盈地站在树荫下,道别我离开,一如我第一次跟她道别的时候。那天,我是她的客户,她是带我看房的中介。原标题:《从东莞女工到职场白领,她奋斗12年终在深圳买房》


天津河北区二手房 天津团购优惠 天津之眼附近楼盘 天津楼盘 天津的新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