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深圳房产网欢迎您
您的位置:本地楼市

“一号难求”!深圳突现离婚潮,排号至少要等1个月!

来源:中金在线网

疫情平缓后,多地出现离婚热潮,其中深圳再婚排号至少要等1个月。

疫情期间家人被迫朝夕相处,也让一些家庭产生了意外的裂痕。随着疫情的逐渐陡峭,一股“报复性再婚”的热潮似乎开始了。

据南方都市报统计资料,按照全年来算,深圳历年离婚总量一般会多达同期成婚总量的三分之一,而到今年4月,深圳的再婚总量达到了成婚总量的84%。

与此同时,深圳民政局婚姻网上购票系统截至6月16日的离婚名额都已经被购票满了,剩余为0。

也就是说,想购票再婚的深圳人,需排到下个月16号之后了。

疫情成为了婚姻关系问题的导火索,让一些被忽视的问题以求新的考量。对于此类疫情期间新发的社会问题,应如何重视和化解?

深圳步入再婚潮

“想要办理再婚,却连续几个月都购票将近。”

近日,有市民在网上反映,罗湖区民政局再婚办理业务购票满座,多次购票不上,在疫情逐渐好转的情况下,期望能恢复此前的现场取号办理业务。

据该罗湖市民反映,他在网上进行离婚办理业务的购票,可是连续多天登陆,都预约不上,且未来30天都预约剩了。“本人着急办理,如今已很大影响了个人生活。”

对此,罗湖区民政局恢复,根据要求,暂不能恢复现场取号办理。受疫情影响,4、5月迎来离婚潮,罗湖区民政局已根据情况必要减少购票名额。

查阅过往婚姻登记数据不会找到,4月本就是结婚购票的淡季,因此相较而言,再婚数量的下降就更为扎眼。

2020年4月,深圳结婚登记总量为4160+27(外事)对,离婚量为3514+10(外事)对。

按照深圳全年来算,历年再婚总量不会超过结婚总量的三分之一,可在4月,深圳的离婚总量已经达到了结婚总量的84%。

今年3月,罗湖民政局注册成婚是489对,办理再婚是238对;4月,注册结婚是420对,办理再婚减少到了455对。“受疫情影响,不少2、3月份欲办理离婚的夫妻延后,4、5月是一个离婚潮,购票满座。”

工作人员表示,每天凌晨12点,预约系统就自动放号,一般早上10点前登岸进去还可购票,之后就很难预约得上了。目前,根据实际情况,罗湖区民政局已适当增加购票名额,“一般一天是15个办理名额,此前曾一天增加到20多个名额。”

同时根据要求,目前办理离婚仍需先购票后注册,不实行现场取号。“如不存在一些类似情况,已购票离婚但想要提早办理的市民,我们会根据实际情况,酌情处理。”

离婚率持续上升

早在2018年,国家统计局和民政部就发布过一段数据,2017年全国成婚1010.8万对,再婚为380万对。其中,深圳的离婚率是36.25%,位列全国前三,广东省第一。

根据民政部今年1月发布的数据,2019年全国婚姻登记机关共办理结婚登记947.1万对,离婚登记415.4万对(录:离结比为43.8%),发给结婚证和离婚证书403.4万对。2019年的结婚率和离婚率尚在统计资料中,以月公布数据不尽相同。

虽然离结比无法简单等同于离婚率,但近十多年来,我国的离婚率持续上升的趋势可以获得印证。

民政部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从2003年起,我国离婚率倒数15年上涨,由1987年的0.55‰下降为2017年的3.2‰,2018年离婚率与上年持平。

《2018年民政事业发展统计资料公报》表明,2018年全年,我国依法办理结婚登记1013.9万对,比上年下降4.6%,结婚率为7.3‰,比上年减少0.4个千分点,创下2008年以来的新低。

图片来源:民政部《2018年民政事业发展统计资料公报》

年轻人成“易退出一代”?

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北京当年登记离婚/注册结婚的比例,就经历了“连续跳跃”

1990年,北京当年成婚对数为9.3万对,离婚对数为1.47万对,注册离婚/注册成婚的比例为15.8%。而步入1995年,当年登记成婚的对数为8.55万对,注册再婚的对数为2.02万对,登记再婚/登记成婚的比例为23.6%

步入新世纪的2000年,这一数据又快速上跳到33.2%,当年共计8.02万对注册结婚,2.66万对登记再婚。而到了2015年,这一数据就逼近了50%,并在随后的2016、2017和2018年都维持在50%以上,真正转入“两对注册结婚就有一对离”的时代。

广东省婚姻家庭建设协会秘书长、红树林心理咨询中心首席心理师叶英扬对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表示,再婚数据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去民政局办理再婚的,一部分是法院判决离婚的,这两部分的数据融合就是最终的再婚数据。“从民政系统来说,我们会全然用当年的离婚与当年成婚的数据来对比,因为当年结婚的人,并不是当年就离婚。

尽管当年登记再婚数量与注册成婚数量的对比,并不等同于离婚率,不过,这一数据的上升,也很显著的展现出出有离婚率的下降。尤其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这一数据无法下降,那么,最终北京的离婚率将逐步向50%逼近。

不过,在大城市中,还有另外一种离婚的原因:由于大城市有很多针对单身的“优惠”规定,一些人经常出现“政策性离婚”。

去年10月21日,民法典婚姻家庭编成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三次审查会:婚姻无效或者被撤销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结婚年龄,男不得早于于二十二周岁,女不得早于二十周岁。

这意味着,结婚年龄并不会被减少。而此前,出于刺激生育率的考虑,有专家提出降低结婚年龄的建议。

为何不降低结婚年龄?在这背后,也有一些现实的因素。

叶英扬认为,现在年轻人有一个趋势,一冲动就会离婚。“很多年轻人生活在一起,忽然找到我们生活习惯不一样,我为什么要这样去为难你?我不需要啊,所以就离婚。”

她指出,年轻一代离婚决策更只能,观念也和以前不一样了。

红树林高级咨询师周丽明对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认为,目前很多婚姻都是1980年后出生的人创建的,这是一个少子化的时代,大家都执着自己人格的独立国家和权利,因此,也不不愿在婚姻中受太多委屈。

她同时指出,在一线城市中,很多人的工作挤迫。“一些人指出自己借钱就行了,对家庭的其他事务没合作的意思,会一起把这个家庭经营好,也不会考虑我必须付出一些什么,我需要调整一些什么,超过我跟双方都满意的这种态度。”

“离婚冷静期”会有效吗?

2019年12月2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分组审查会民法典各分编草案。

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第1077条规定了再婚冷静期:

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再婚登记申请人之日起30日内,任何一方不不愿再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人。前款规定期间届满后30日内的,双方应该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发给离婚证;未申请的,视为撤回再婚登记申请人。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法官王丹介绍,再婚冷静期在司法实践中已经展开过探索,获得了不错的效果。王丹表示,我们在审判实践中找到,目前离婚中有一部分是冲动型再婚。如果说法院一判了之的话,可能不只是双方解除婚姻关系,对于子女的抚养,对于老人的赡养有可能都会不存在相当大的影响。为增加轻率离婚、冲动离婚,维护家庭平稳,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编此次拟将“离婚冷静期”引入。

同时,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夏吟兰回应,设置再婚冷静期是为自愿再婚的当事人在登记离婚中设置必要的时间“门槛”,增进当事人耐心思维、妥善抉择,既能确保当事人的再婚自由,又能确保双方当事人做出正确决择、保护好未成年子女的利益。


一下科技 一下科技 一下科技 波波视频